首页 > 今日日照 > 房车汇 > 正文

齐鲁晚报记者追忆余光中:这次是先生自己藏起来了

文/温涛

刚看网上的快讯,说是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在高雄医院过世,享寿90。不禁想起与余光中先生的一面之缘和他给齐鲁晚报写的两句寄语。

由于时隔久远,当天采访的细节大多已经不记得了,但有个场景,现在依然很清晰。

当时余光中先生到访山大,我是被领导临时指派前去采访。那时候刚工作不久,见过的名人并不多。对于余光中先生的了解,主要是那首著名的《乡愁》,大学的时候,还有同学送了一本余先生的散文集《听听那冷雨》,读完发现,原来诗人写散文,能写得那么美。去采访的时候,心情也是很激动。

当天我赶到山大的时候,在山大文史楼二楼的中文系办公室,见到了余光中先生。老先生穿着浅色西装,瘦瘦的,头发花白,语调缓慢而平和。

余先生当时说的其他内容,早已经模糊。但我清晰记得他说的那个比方。

当时办公室的墙上,有闻一多等几位山大中文系老一辈名家的大幅照片。余光中先生端详良久,看得很专注,随之很动情地说了一段话,大意是说:因为战乱他到了台湾后,与小时候的玩伴天各一方,长大后,很多玩伴找不到了,人生就跟捉迷藏一样,小伙伴们玩着玩着就走散了,有的可能就再也找不到了。

多年来,一直对这这个场景和这个比方印象深刻,一直惊叹于诗人的敏锐。杜甫有诗云:人生不相见,动如参与商。人到中年,人事更迭,对照我们的人生遭遇,仔细想想,捉迷藏这个比方,真的是再贴切不过了。

采访结束的时候,敬请余光中先生签名留言,我告诉他我是齐鲁晚报的记者,我们是山东发行量最大的报纸。余先生沉思片刻,就在我的采访本上写了两句话——齐鲁晚报:每晚一报,每日一省。然后工工整整写下了自己的名字。那一天是2001年3月31日。先生不知道,我们虽然叫晚报,但当时已经是晚报早出。

那两句寄语我一直珍藏着,正好放在办公室的柜子里,刚看到先生去世的消息,就又找了出来。时隔16年,字迹依然清晰,当年采访的情景,历历在目,又浮现在眼前,恍如昨日。

以前是小伙伴们捉迷藏找不到了,现在轮到了余老先生,也许他也是在跟我们玩捉迷藏,只是把他自己藏起来了。

愿余先生走好。

余光中先生给齐鲁晚报的寄语

(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 记者 温涛)

【换个姿势看山东-天天豪礼有惊喜-全新界面国际范儿】

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

齐鲁壹点

责任编辑:杜光鹏
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“qiluwanbao002”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。